【追踪】阜新通报一起矿难企业旧案:董事长受贿获刑

日期:2023-07-09 17:23:41 / 人气:231

编辑:赵萌实习记者冯凭编辑:翟瑞敏2023年7月5日晚,辽宁省阜新市安全生产委员会办公室通报称,初步核定阜新红林煤矿6月27日发生安全生产事故,造成7人死亡,7人轻伤。伤者正在医院接受治疗,伤情稳定。事故发生后,该矿故意隐瞒。红林煤矿是阜新红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红林矿业)下属煤矿。据悉,多年前,红林矿业董事长齐玉忠为阻止国有矿山企业整合,安排人员向福矿集团董事长刘某某行贿500万元。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工商登记信息显示,红林矿业成立于2003年6月,董事长为齐玉忠,主营煤炭开采和洗选。齐玉忠和齐玉华分别持有阜新红林矿业公司82.27%和12.73%的股份,王立强为法定代表人。闫玉忠还是阜新红林煤炭销售有限公司和阜新德佳液压机械制造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根据刘某某和闫玉忠的供述,2006年前后,刘某某成为福矿集团总经理。当时他被选为阜新市人大代表,认识了阜新市人大代表傅玉忠。“2007年12月,参加阜新市人代会时,我们俩被分到同一个讨论组。在会议间隙,我和刘提议合并我们的红林集团。我觉得可行,当时就同意了他的想法。”严玉忠说。2008年10月,在时任阜新市海州区区长的傅某某的协调下,刘某某与齐玉忠具体商谈整合两家公司的具体事宜。2008年10月10日,福矿集团与红林矿业、阜新市海州区人民政府签订公司整合协议,约定福矿集团出资5100万元收购红林矿业51%的资产和资源,收购后福矿集团将持有红林矿业51%的股权。同时,同意该协议经上级部门辽宁省煤炭工业局批准后生效。但在福矿集团与红林矿业实际整合过程中,齐玉忠发现整合后的公司存在经营亏损、人事管理混乱等问题,担心自身利益受损。他想终止整合,尽快拆分。严玉忠交代,“公司整合后,我发现生产成本比我们红林集团原来的成本还要高,存在人员管理随意等一系列问题,和我当初整合公司时预想的大相径庭。同时,我也预料到,这样下去,我个人公司的利益不但不会扩大反而会造成损失,所以产生了终止整合的想法。但我更担心的是,如果我单方面提出解除合同,他们不同意,我就要按照合同承担违约责任,同时还要支付一大笔经济补偿金。”由于刘没有表明对公司拆分的态度,严玉忠私下表示要给刘攒一笔钱。之后,刘向闫玉忠提供了李的身份证。严玉忠在供述中提到,“因为这都是心照不宣,我们也没多说,知道他让我以这个人的名义存钱。”2008年10月29日,齐玉忠指定红林矿业出纳张某某用李某的身份证办理中国银行的存折和银行卡,存入人民币500万元。严玉忠说:“我们公司是股份制公司。我占85%股份,我姐(严玉华)占15%股份。其实这个公司都是我出资的,15%的股份是我给我姐的业绩分成...这500万是我们红林集团的钱,因为我是公司董事长,也是实际控制人,所以不用跟任何人商量。我也怕别人知道我给了刘某某钱,我就告诉公司出纳张某某把这笔钱打成公司和李某某之间的活期账户。”后来,余忠把存折和银行卡给了刘某某。刘某某收到存折和银行卡后,同意终止公司整合。为了帮助齐玉忠尽快终止整合收购,他们在福矿业集团董事会召开之前,并未将终止整合的要求正式报福矿业集团的上级主管部门辽宁省煤炭工业局批准,就立即实施了福矿业集团与红林矿业的拆分。案发时,刘并未要求对福矿集团在分立过程中的损失进行评估。案发后,齐玉忠于2015年7月11日向清原满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主动投案。齐玉忠到案后,对其涉嫌单位行贿罪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认为,红林矿业与福矿集团签订整合协议后,齐玉忠在发现整合未能达到其预期盈利目的后,为立即拆分公司,向福矿集团董事长刘某某支付了500万元。刘某某收受钱款后,违反规定,为被告人拆分公司提供便利条件。法院认为,福矿集团和齐玉忠均构成单位行贿罪。2018年12月20日,辽宁省抚顺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齐玉忠单位行贿罪一案进行二审宣判,维持一审判决第二项,即被告人齐玉忠犯单位行贿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此外,红林矿业犯单位行贿罪,罚金人民币400万元。当地一名矿工受伤,被迫写下保证书。阜新红林矿业(集团)矿山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成立于2005年,原股东为红林矿业和刘毓中。2015年,红林矿业退出,股东变更为刘毓中和刘洋。三年前,这家企业发生了一起安全事故。2020年3月,陕西安康的马和六七个工友到阜新红林矿业(集团)矿山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某矿当打井工。具体工作是打眼爆破,然后爆破公司的人员装炸药,实施爆破。当年7月29日下午3时许,马登辉和同乡王勇在挖洞时突然“冒顶”,隧道顶部岩层坍塌,砸中马登辉和王勇,两人当场昏迷。两人随后被送往阜新一家医院。然而,由于马伤势严重,他被转移到沈阳的一家医院接受治疗。马告诉他,在沈阳治疗期间,企业有关人员提醒他不要和亲戚联系,不要让老乡“闹事”。“不然下面的事情就难办了。”后续康复期间,马的妻子和老乡多次找协商赔偿事宜,但对方态度消极,称要办理工伤认定手续,不愿意支付康复期间的费用。矿业公司一直敦促马登先回家。马登会想,如果在拿到赔偿之前就回家,可能会比较被动,坚持以后不走。最后,矿业公司决定把他安置在疗养院,条件是马登要写一份保证书,主要内容是对事故保密,“不要闹事”。2021年3月6日,阜新市劳动能力鉴定委员会作出《工伤与职业病职工劳动能力鉴定结论》,对马登辉的残情评定为:胸椎体骨折脱位,切开三枚钉子后双下肢肌力恢复,综合评定其伤残程度为二级,一般医疗依赖,大部分护理依赖。这意味着马登将终身下肢瘫痪。最终,直到2021年10月,马登辉与企业达成调解协议,企业支付马登辉各项工伤赔偿费用共计45万元。但公司当时只愿意出20万,说剩下的25万等他到家后再付。后来,马登委托亲戚朋友找了一辆面包车把他从阜新接到安康老家,光车费就花了13000元。马登辉说,他回家后,公司以各种理由拒绝付款。直到2022年下半年,他只能委托律师帮他落实那25万元。然而,在相关的当地政府网站和媒体上,并没有发现有关事故的信息。记者致电阜新红林矿业(集团)矿山建筑安装工程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毓中,电话无人接听。阜新市海州煤矿安全监督管理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最近单位领导大多在处理红林煤矿瞒报问题,不清楚2020年是否会上报事故。

作者:亚游注册登录官网




现在致电 5243865 OR 查看更多联系方式 →

COPYRIGHT 亚游注册登录官网 版权所有